「綜合本報記者及外電今晨北京時間三時報道,今日凌晨數以萬計軍隊從四方八面向天安門廣場推進,軍警開槍射殺阻擋的羣眾。截至北京時間今日凌晨三時,已有四十六人死亡,逾三千人受傷,救護車向着天安門的方向穿梭往來,意味廣場上有很多人死傷,傷亡數字未詳。」

【明報專訊】1989年6月4日凌晨,北京政府出動軍隊及裝甲車向天安門廣場推進,鎮壓當時罷工、罷市、罷課的群眾,數小時造成上千死傷。「八九六四」自此成為中國禁忌,內地民眾無法在網上搜尋有關資料,真實死傷數字至今仍是謎。自1989年,香港支聯會每年均發起遊行集會,表達「平反六四」訴求。近年,年輕世代有聲音不滿「建設民主中國」訴求,大學學生會亦拒絕出席燭光集會。根據支聯會數字,1990年出席六四集會一周年人數有15萬,2018年跌至11.5萬;警方數字則由8萬人下跌至1.7萬人。兩者統計方法不同,但仍錄得出席人數下跌。

明報記者

1989年4月15日中共前總書記胡耀邦逝世後,北京學生舉行多場靜坐示威,要求反貪反特權;同年5月4日,逾10萬名北京學生遊行至天安門,要求公正評價胡耀邦政績及改善施政。至5月13日行動升級為絕食集會,學生行動感染其他城市學生參加。學生在天安門廣場集會個多月後,中央政府態度轉趨強硬。6月3日政府派軍隊秘密包圍廣場,到晚上開始有裝甲車駛入北京市內。

當年報道死傷三千

袁木曾稱學生23死

據《明報》1989年6月4日「中共血腥鎮壓羣眾 軍隊開槍死傷三千」報道,「凌晨數以萬計的軍隊從四方八面向天安門廣場推進,軍警開槍射殺阻擋的羣眾」,「但市民未懼槍炮鎮壓,數以十萬計的羣眾到長安街路口堵塞軍隊,甚至以血肉之軀阻擋裝甲車推進」,「截至北京時間今日凌晨三時,已有四十六人死亡,逾三千人受傷」。根據《明報》稍後報道,6月4日清晨4時,裝甲車輾過廣場數百帳篷及推倒由學生豎立的民主女神像,完成清場。

時任國務院發言人袁木於同月6日的記者會宣布,清場造成5000軍人及2000群眾受傷,300名「歹徒」及23名學生死亡。惟數日後袁木又在接受美國傳媒訪問時表示,六四清場任務過程中「沒有死一個人」。六四真實死傷數字一直是謎。

2019年為六四事件30周年,前學運領袖王丹、吾爾開希等於元旦發表聯合聲明,呼籲大家重建歷史記憶,作為抵抗極權、追求民主的手段。

當年北京學生舉行靜坐、遊行、絕食集會等,香港市民亦在本港發起遊行聲援。1989年5月20日,北京政府宣布戒嚴,當晚香港掛着8號風球,但無阻5萬人上街遊行;翌日更出現歷史性100萬人大遊行。6日後,逾200名藝人舉行歷時12小時的「民主歌聲獻中華」,參加的包括現為政協的成龍,和曾任全國政協和全國人大代表的汪明荃等。

六四凌晨,港人透過電視、電台直播,為面對鎮壓的學生、群眾焦急和擔心。同日,支聯會發起「黑色大靜坐」,20萬人出席;隨後的大遊行亦有100萬人出席。

(報看60年)

「本土」抬頭:港人對中國民主沒責任

【明報專訊】2019年為六四事件30周年,支聯會一如既往,將於六四當晚舉行集會。該會網頁顯示,今年大會主題為「人民不會忘記──平反六四、公義必勝」。學聯及各大學生組織過往均會出席晚會,至2014年佔中之後,部分大學學生會於2015年起退出學聯,愈來愈多學生會拒絕出席六四晚會。有時任學生會主席曾言,支聯會集會「大中華意識」濃厚,認為港人對中國民主沒責任,香港有不少議題比平反六四更急切要香港人關注。

近年,不少持本土理念的學生成為大學學生會幹事,他們認為要以本土視角悼念六四、傳承歷史;又認為由於愈來愈多香港人不認同自己是中國人,故港人對中國民主沒有責任,亦不想因集會「被宣揚」中國人身分。

支聯會2018年集會宣言強調,一黨專政繼續下去,中國不會有真正民主,香港也不會有。即使大會無法給大家路線圖,但最起碼要站出來說「結束一黨專政」。大會亦重申支聯會五大綱領絕非只是口號,而是「對29年前死難者的承諾;對為民主奉獻一生的劉曉波的承諾;對曾為中國、為香港民主付出過、犧牲過的人的承諾」,會繼續承擔眾人未竟之志。

(報看60年)

關閉目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