勤耕不輟 譽跨鑽禧 勞工及福利局長 羅致光

【明報文章】今年是《明報》創刊60周年,《明報》可以說是與我這一代人同步成長。我已忘記打從哪一年開始閱讀《明報》,只記得兒時家中有訂閱數份日報和一份晚報,其中一份便是《明報》,由此估計閱讀了不足一個甲子也肯定超過半個世紀。

閱讀報紙是我成長階段每天的主要閒餘活動,特別是中小學期間,幾乎家中所有報紙的每一部分都會閱讀。雖然我今天不能說出當年吸收的哪一部分「通識」是來自《明報》,但早於《明報》有校園版之前,我已經是它的小讀者。

回想少年時代閱讀《明報》,印象最深刻是追閱金庸的連載武俠小說,如《笑傲江湖》。還記得,當讀到令狐冲從太師叔風清揚學得獨孤九劍時,十分興奮,回到學校,便與同學大談獨孤九劍怎麼「勁」,更會爭辯究竟獨孤九劍、吸星大法還是《易筋經》哪一種武功更「犀利」。除了金庸的武俠小說,記憶比較深的還有倪匡連載「衛斯理系列」的科幻靈異小說。

人生中,我第一次投稿便是《明報》的「一笑會」。我已不記得是哪一年,應該是高小期間,投了多少次、是否成功過,我都不大記得,印象中有一次成功,但已不肯定「是夢還是真」呢!之後整個在學時期,我一直沒再投稿,直至很多年後,有一名立法局議員干犯了刑事罪,在新聞中看到很多社會名人寫求情信,心中覺得法律公義始終要伸張,便以個人身分寫了一封讀者信傳真給《明報》,編輯竟然將它登在A2版當眼處,令我感到意外,當年我還只是一個沒有參政的大學教師。

我當立法局/立法會議員期間,曾數次寫信給《明報》編輯,指正其報道不正確,有部分是與我有關;有部分是與我無關。在我保存的紀錄,其中一封信有以下一段:「這不是我第一次批評《明報》的報道,但我一而再、再而三地提出不滿,是仍對一份與我一起成長的《明報》能保持一個專業的新聞工作態度持有希望。」

長文談對冲「相信只有明報願刊登」

我於2004年沒有再參選立法會,回復大學教師的單一身分後,間中都會投稿給《明報》,討論社會政策。最長的一篇文章,可算是2015年8月11日的〈遣散費/長期服務金與強積金取消抵消機制的建議〉(即俗稱的「對冲」問題),文章長達4300字。我相信只有《明報》才會願意撥出篇幅刊登如此長的文章。我亦相信這篇是我在《明報》刊登的文章中最具影響力的一篇。雖然有關「建議」最終沒有被採納,卻燃點了有關取消「對冲」的具體方案討論,有關議題亦納入了隨後扶貧委員會有關退休保障檢討的諮詢文件。在2014至2017年間,我一共在《明報》刊登了9篇與退休保障有關的文章,總字數超過2.2萬。這可能是我投稿給報紙,篇幅最多的一個議題。

自2017年7月1日起出任問責官員,我並未再投稿,而上述強積金「對冲」議題,亦成為我任內首要處理的工作之一,由論政轉為施政,要平衡兼顧的角度亦增加了。至於在過往這年半有多的時間中,《明報》有關我的新聞報道,我認為最穩妥還是不作評價。不過,我當年在「讀者來信」中所表達的一番期許,今天重看仍是歷久常新。

隨着時代變遷,香港的傳媒生態亦不斷轉變,童年家中訂閱的數份報章,只餘兩份日報仍屹立至今,包括《明報》。

我以讀者身分衷心感謝《明報》60年來為香港讀者作出的貢獻;恭祝《明報》60歲生日快樂;並祝願《明報》勤耕不輟、譽跨鑽禧,邁向另一個甲子,甚至超越「長命一百二十歲」!

作者簡介:勞工及福利局長

[文.羅致光]

關閉目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