刀斬嚇不倒 報人繼續行
「《明報》前總編輯、世華網絡營運總裁劉進圖,昨晨在光天化日下,於距離西灣河水警總部僅100多米外的太康街路邊,遭冷血電單車刀手狠斬背部及雙腿6刀,傷口深見內臟筋骨。劉浴血自行致電報警,警方趕至將劉送院搶救,至昨晚仍留醫深切治療部,情况危殆。《明報》宣布懸紅100萬元緝兇,編務總監兼總編輯張健波表示:『(明報)同事不會被今次事件嚇怕,我們只會堅持繼續工作。』」

【明報專訊】2014年初春,《明報》前總編輯、現任萬華媒體創意企劃總監劉進圖遭兩刀手斬傷重創,浴血倒卧西灣河鯉景灣海旁,震驚社會各界。5年過去,除了走路時會輕微的一拐一拐,劉進圖身上似乎已找不到遇襲的痕迹,雙腿被斬斷的神經線已重新生長,惟腳趾頭再難以恢復知覺和抓地力。重提當日遇襲,他更關注事件對新聞自由的影響,期盼社會不要因為有新聞工作者受襲,才關心新聞自由。

明報記者

2014年2月26日早上,劉進圖在鯉景灣遭兩名歹徒朝背部和雙腿重砍6刀,背部傷口達16厘米,雙腿4刀更傷及神經線。《明報》翌日以黑色報頭刊印,懸紅100萬元緝兇,社評形容那是香港新聞界黑暗的一天。劉進圖遇襲後,多個新聞界團體組成「香港新聞界反暴力聯席」,發起集會譴責暴行,參與者當時均戴上象徵新聞自由的藍絲帶。

警方同年3月9日收到廣東省公安廳通知,指兩名襲擊劉進圖的疑兇在東莞落網。翌年8月,「車手」葉劍華及「刀手」黃志華在本港高院經審訊後,被裁定有意圖傷人及盜竊共3罪成立,判入獄19 年。法官杜麗冰判刑時表示,劉進圖是資深和受人尊敬的傳媒人,沒有證據顯示他因私生活或財務問題與人結怨;兩被告各收取10萬元策劃案件,例如跟蹤劉進圖並掌握其吃早餐的習慣,又事先購買兇刀及偷取犯案用的電單車,犯案時特意用頭盔遮蓋外貌,逞兇後逃到內地。

劉進圖近日受訪時回想事件,慶幸當日刀鋒落下時遭脊骨輕輕一擋,背部傷口雖然大量失血,但沒傷及內臟,接受手術縫合後已無大礙,只留下兩道淡淡傷疤。至於雙腳,當時兩腿的坐骨神經線被斬至斷裂,膝蓋以下大部分面積失去知覺,腳板亦不能動。5年間,神經線一吋吋地長回,終在去年秋天緩緩停頓,同時意味10隻腳趾將永遠失去活動能力,「現在可以行路、可以駕車,但不可以跑、不可以跳」。對於未來無法再跑步、爬山,他平淡的語氣帶有一絲遺憾。

憂事件影響新聞自由

劉進圖強調,其遇襲必然對新聞自由有客觀影響,並提及一件令他印象深刻的事。2015年7月書展,他在場內為購買其新書《迎鋒而立》的讀者簽名,適逢文憑試放榜日,一名應屆考生特地到來請他簽名,對方透露自小希望當記者,但過去一年為是否入讀傳理系掙扎,「佢爸爸媽媽好擔心,覺得做記者好危險」。

劉表示該考生最終仍決定報讀,但此事令他意會到,原來自己遇襲會讓許多有意入行的人有憂慮,讓已經在這行業的人承受心理壓力,「當一個人為這件事掙扎一年,可能有更多人稍稍掙扎便放棄了」。如今,曾經代表新聞自由的藍絲帶早已變味,香港新聞自由排名年年下跌。劉進圖認為,市民對傳媒信心下降的原因有很多,但他期盼社會不要因新聞工作者受襲,才關注新聞自由。

遇襲後,劉進圖在醫院留醫4個多月,出院後數個月即重返崗位。被問到曾否因受襲而打算離開這行,他笑言自己熱愛新聞工作,「無一日不想返工」,離開從未是選項。縱使現時退居幕後,他仍希望可如當日入行的初衷,扮演守望者的角色,為公眾監察政府。

刀手入罪 黑手逍遙法外

在劉進圖的車內放有一支伸縮拐杖,每逢下雨用以撐着其瘦削的身軀,提醒他某些創傷終不會痊癒、提醒他事件的「幕後黑手」仍是逍遙法外。

遇襲受傷後,劉進圖的太太將所有報道藏起,直至案件審訊前夕,他才首次接觸相關資料。看着一張張案發經過的照片,劉進圖憶述曾擔憂無法面對兩被告,最終憑信仰才能克服。他亦一度因兩被告不願認罪,對寬恕他們感到「疑惑同掙扎」,最終在信仰指引下,寬恕了兩人。

(報看60年)

關閉目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