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聞工作往往有其局限,求真是永恆的目標。

 

有朋友問我,記者真厲害,什麼都懂。

我說,什麼都懂其實是什麼也不懂。

我們報道新聞,至少有三大局限︰

知識。我們都很業餘,事事只懂皮毛,例如有關法律、例如涉及太空,每年報道諾貝爾獎我們都會心驚膽戰,恐怕寫錯;我們必須承認自己的知識其實非常有限;

時間。事情都很複雜,例如逃犯條例、例如英國脫歐,我們只有很短時間學懂、消化,探寫這些新聞時,我們滿頭大汗,總覺得不夠全部,有欠完整;而我們每晚都有截稿死線;

文字。我們想說很多,總是詞不達意,還會執筆忘字,例如挑衅(釁)、例如漏(夤)夜。我們對住電腦屏幕發呆,我手原來不易寫出我心;而上司在不斷催促完稿。

我們應當承認,我們有很多局限,要跨越、要克服。

由一次自殺事件的原委,至一樁核輻射泄漏的起因,要了解死者的心路、鑽研輻射泄漏的原因這些事實已經不容易,遑論輕言我們寫的就是事情的真相。

我們希望做到的,是尋找最多的事實片段,有時要一日,有時需要一個月,更多時候需要更長的時間;我們知道,愈多的事實片段,才有機會拼出一幅愈接近真相的圖像。

這個過程,不會輕鬆無阻,我們會不時受到干擾,不過也會得到幫助支持。求真,是我們的終極遊戲。

梁享南
明報總編輯

關閉目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