感謝「地圖先生」賜教 余偉邦 主筆
一間歷史悠久的報館,總有一些「老古董」。這本地圖集,是我最初加入《明報》時便存在的工具書,地圖上標示的還是蘇聯。在未有Google Maps 的年代,大家就是利用這些工具書,為讀者製作地圖。

編輯部的會議室,掛了3 幅地圖,分別是香港地圖、中國地圖和世界地圖。望着這些地圖,有時會想起一位老讀者。我們稱呼他為「地圖先生」。

在《明報》工作了20 多年,有頗長一段時間是在國際版工作。報道遙遠國度的事情,有時需要製作地圖,好讓讀者掌握事件發生的地點。哪兒是爆發種族屠殺的盧旺達?俄羅斯如何揮軍攻入格魯吉亞?一張描述清晰的地圖,對讀者確實很重要。同事們花了不少心機製作地圖,以為已經相當準確和圓滿,可是隔了一段日子,「地圖先生」就會寄信過來,指出地圖弄錯了哪條國界、哪處明明有一個湖卻被畫成陸地……

收到「地圖先生」來信,年輕同事有時也會嘀咕,這位讀者又來「找碴」,然而大家其實心裏明白,求真求準是《明報》精神,「地圖先生」的批評,其實只是希望我們能夠更加重視每個細節,哪怕只是地圖上一條界線又或標示點。讀者不吝賜教,我們更應精益求精。

余偉邦
主筆

關閉目錄